从所周知,在世界羽坛上有一对人见人羡的冠军情侣,他们是丹麦名将皮特-盖和马汀。但是1999年5月,在哥本哈根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上,却爆出一个新闻:摘取此次男单冠军的中国选手孙俊与夺取女双桂冠的葛菲是羽坛的第二对冠军情侣,而且他们已相恋多年!

葛菲与孙俊崛起于中国羽毛球衰败时期,双双成为体坛璀璨的明星。在国际羽坛中,葛菲打遍天下无敌手,是中国羽毛球目前惟一夺得奥运会、世锦赛、世界杯、世界羽毛球系列大奖赛总决赛冠军的大满贯选手;孙俊则在世界羽毛球男子单打中排名第一,他先后取得5次男单世界冠军。

1975年,葛菲出生在美丽的江南水乡——南通。襁褓中的葛菲清秀纤弱,父母都希望她长大后能成为文艺工作者。却没料到,葛菲自小体弱多病,还不喜欢体育运动,因此体质越来越差。为了增强她的身体素质,父亲开始教她打羽毛球锻炼身体。小葛菲很快就喜爱上了这项运动,葛父惊喜地发现她打球具有超常人的灵气。葛菲参加了几次少年羽毛球赛,每次竟都是第一名。不久,她被南通市体校相中,进入该校学习,从此走上了羽坛。

葛菲的父母收入微薄,每月工资才60多元,但他们总省出钱为女儿买各种营养品,反倒忽略了自己的身体,葛菲进市体校不到一年,她的父亲就病倒了。

1985年,10岁的葛菲成绩越来越出色,父亲的病却越来越严重。1992年,葛父病危,葛菲赶到爸爸的病榻前,父亲留给她最后一句话:“小菲,今后你要自强不息,照顾好你妈妈。”

葛菲办完父亲的后事,看着母亲悲痛欲绝的样子,决心不回运动队,留在家里读书或找份工作,以便照顾母亲。但她母亲坚决不同意,并亲自送女儿回体校,继续打羽毛球。此后,葛菲全身心地投入训练中,她决心练出真本领,完成父亲的遗愿。

葛菲在江苏省体校呆了整整8年。小小年纪过早离开家门,离开父母,一切都要自己动手,不仅要自己洗衣服,晚上训练时间长,饿了还得自己煮饭。有时训练结束晚上,澡堂已经关门,只能在训练馆外边的水龙头下,就着冰凉的水凑合着洗洗。居住条件也十分简陋,夏天无空调,冬天无暖气。艰苦的生活让葛菲一天天成熟起来。在这里,她认识了她的黄金搭档顾俊,也认识了她生命中的另一半——孙俊。孙俊和葛菲同岁,是南京人,长的清瘦精干,且头脑灵活,活泼好动,恰好他又姓孙,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孙猴子”。

孙俊喜欢结交朋友,不久认识了与他同龄的葛菲,这位沉默却努力的姑娘吸引了他的视线。他后来知道了葛菲的身世,心中对葛菲生出无限爱怜之情。

“孙猴子”天性机敏淘气,见谁都爱逗弄一番,惟独对文静稳重的葛菲中规中矩,分外敬重。南京的天气季节反差大,冬日寒冷,夏日酷热,一到盛夏,宿舍里像蒸笼一样。晚上屋里实在没法呆,男队员就睡在凉台上,女队员不方便睡在外面,只好在屋里忍受。可是江南潮湿,凉台上蚊子成群,咬的孙俊他们身上大包小包连成一片。善良的葛菲悄悄送给孙俊一小盒清凉油涂身防蚊,孙俊特别感激,对葛菲产生了朦胧的爱意。

毕竟才18岁,孙俊那颗年轻的心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刚一到北京时,孙俊对什么都感到新鲜,三天两头外出找朋友玩乐。教练对此颇有微辞,严厉要求孙俊无事少出门,但苦口婆心地说过几次后,并没有什么效果。

葛菲性格沉稳,到北京也跟在南京时一个样,有空闲便看书学习。因为是同乡又是同学,她与孙俊平时关系很亲密,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听说孙俊老往外面跑,葛菲不禁十分担心,她找到孙俊,正色道:“咱们正直青春年华,时间非常宝贵,在事业上要争取第一,在生活、知识上要不断充实自己,使自己成为有用的人。”

没想到,葛菲几句平常的话,却把孙俊说得眼亮了,心服了,自此,孙俊“改邪归正”,教练高兴得喜上眉梢,窃喜自己教育有方。可是不久,教练就察觉了孙俊的新动向。在训练局宿舍,葛菲住6楼,孙俊住5楼,教练住4楼。教练发现孙俊不往下跑,却往楼上跑,而且在葛菲房间看电视聊天,直到响熄灯铃,才回自己宿舍休息。教练心中更加着急:“这下糟了,这小子可能是在谈恋爱了!”在训练中心,教练们怕因情感而影响队员训练出成绩,是不主张队员谈恋爱的。

于是,教练分头找他俩谈话,一问才知道,情况并非如他们想的那样。葛菲和孙俊并没有看电视节目,看的是技术录像;而且也并没有谈情说爱,聊的是羽毛球技术。但是教练的这一番疑心却将他俩相互倾慕的心思点破,让他们的爱情之舟扬起了风帆!

葛菲和孙俊两颗年轻的心中开始有了甜蜜的牵挂。他们的训练排得满满的,孙俊在男单组,葛菲在女双组,他们在同层楼的两个训练馆训练。每天谁收班早,谁就会情不自禁地站在对方训练馆门口,观看一会儿对方打球。

孙俊是位颇具实力的球员,他的球速快,跑动迅速,以前在木地板上跑还不觉得什么,但国家训练馆的地是水泥地,不光滑,他的脚板没几天功夫就磨出来十几个小血泡。医生按常规嘱咐他别把血泡弄破了,以免感染发炎。但一跑动起来,小血泡就像一枚枚小铁钉钉入脚底,生疼难忍。于是,孙俊干脆买了一盒小刀片,把血泡一个个割开了,把血挤出来,用碘酒将伤口洗干净,过了些日子,竟全好了。自己为自己动手术,让孙俊好不得意。

无独有偶。不久,葛菲的脚掌上也磨出两个鸡蛋大的血泡,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孙俊向葛菲介绍自己的经验。但葛菲毕竟是女孩子,怎么也不忍心自己动手,她只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孙俊。孙俊满以为自己是铁石心肠,捧起葛菲的脚,操起刀片向葛菲脚上割去。还没割破皮,只是拿刀片在葛菲的脚上蹭了两下,葛菲便已吓得扭过脸,面色苍白。孙俊的心顿时软了下来,不忍心往深处割了。

孙俊不愧是“孙猴子”,他又计上心头。用刀片在葛菲的运动鞋底下挖了两个洞,鞋底有几公分厚,血泡刚好悬在洞里,跑动起来丝毫磨不到。葛菲对孙俊的机敏与体贴十分满意,对他的依恋之情竟也日益加深。

爱情的力量激励他俩奋斗。孙俊获得亚洲男单冠军,葛菲夺取女双第一。但这时,教练再次找他们谈话,要他们以事业为重,先将爱情放一边。他俩觉得教练的话蛮有道理,于是商量好今后一段时间不接触不见面,就是见面也不讲话。即使这样,教练还是放心不下,他把孙俊的宿舍调到4楼,跟一名陪练合住一室,又规定孙俊平时不能单独上6楼找葛菲。

虽说两人见面不交谈了,可内心的思念依旧,葛菲只能用她一双聪慧的眼睛每天关注着孙俊的一举一动,有一次,她到食堂吃饭,在食堂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孙俊的身影,不由怒上心头,难道孙俊老毛病重犯,又到外面找朋友玩乐去了!她急忙找到孙俊同房的男队友一问,才知道孙俊发高烧,打完球就回房间躺下了。葛菲一听,放下还没有吃完的饭,连忙请厨师做了一大碗热汤面,亲手端到孙俊面前。

恋人的关怀是一剂特效药。捧着葛菲送来的面条,孙俊的病不觉好了许多。他的病一半是受凉一半竟是思念引起的,在不见葛菲的日子里,他心里七上八下没有着落。训练时眼前总闪着葛菲的影子,精神很难集中到球上,他忍了很多天,真有点忍不下去了。孙俊对葛菲说:“看来咱们不见面不行,我们还是继续在一起吧,不然我老是心烦意乱的,很难练好。”

他们又见面了,真正做到了爱情与事业两不误,处处能把握住自己,也就得到了教练的默许。

1995年,孙俊第一次夺取男子单打世界冠军,对长期处于低谷的中国羽毛球震动很大。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前,孙俊与葛菲双双取得参赛资格,这对年轻的情侣既高兴又感到肩上的压力沉重,中国羽毛球能否在世界羽坛再次扬眉吐气,在此一举。每天训练结束后,吃完晚饭,他俩便来到训练馆,自动加班互当陪练。孙俊陪葛菲练网前搓球、勾球、中前场的抽挡等细活儿;葛菲则陪孙俊练防守。葛菲击球的速度和连续性连许多男选手都服输,她的发球更是独具特色,球刚一过网,便可垂直落下,给对方接发球造成很大难度。他俩一练就是三四个小时,从不休息,别看是情侣,在技术上的较劲却决不温情脉脉,都十分较真。

打球需要激情,爱情使葛菲和孙俊产生了层出不穷的爆发力。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中,葛菲与顾俊取得了女双冠军,孙俊却因腰椎错位而没能参赛。

年轻的女孩子总有点任性和小脾气,葛菲也不例外。但孙俊给予她的是兄长般的理解和体谅。

顾俊与葛菲同在江苏省体校学习,同一年入选国家队,她们合作10年有余。在亚特兰大奥运会夺冠后3年的时间里,她俩打遍天下无敌手。

但是,葛菲与顾俊的性格完全不一样,顾俊泼辣果敢,葛菲老练稳重。在场外,葛菲和顾俊平时很少在一起。她们有不同的兴趣和爱好,有不同的处事原则和朋友圈子,只是打球的需要才使她俩的名字连在一起。由于生活中缺乏交流,两人常为一些小事闹矛盾,有一次葛菲一时冲动,竟向教练提出与顾俊拆对的要求。

这件事让孙俊知道后,他当着葛菲的面,先是表扬了顾俊一大堆优点,然后诙谐地对葛菲说:“在当今世界上你不能离开‘二俊’,女双离开顾俊,和谁配合都不能达到现在的水平。爱情你不能离开孙俊,离开了我你就失去幸福。”虽是玩笑话,却道出了真谛,说得葛菲只有赞叹道:“还是你旁观者清。”

这时孙俊适时地放起葛菲与顾俊打球的录像,画面在屏幕上一出现,葛菲就激动起来。屏幕上,当葛菲在后场凶狠扣杀的时候,顾俊则早早在一边严阵以待。关键时刻,葛菲的冷静总能让容易激烈的顾俊及时调整情绪,而勇猛的顾俊又总是以她如火如荼的热情点燃葛菲,让她尽快兴奋起来。这一幕幕精彩的画面顿时冲淡了葛菲心中对顾俊的隔膜,顿感平时为那针尖大小的事儿斤斤计较太不应该了。她主动向顾俊道歉,向教练收回自己拆对的请求。

理解和体谅变成了动力,使他们的爱情在心中扎根更深。孙俊有一个小小的记事本,上面记载着各种海鲜的烹调方法,这全是因为葛菲喜食海鲜的缘故。

葛菲身体瘦弱,为了让她保持充沛体力,每次大赛前,葛菲的母亲都专程从南通来北京,照顾葛菲的生活,每天做女儿喜欢吃的鲜鱼活虾,这时,孙俊则主动承担采购和择洗的任务,手脚勤快的孙俊深得葛母喜爱。孙俊的做菜手艺也颇受葛母夸奖,孙俊说:“我们家从爷爷开始,都是男的做饭女的吃,都成传统了。”坐在一旁的葛菲开心地笑着说:“这光荣传统可别丢啊!”

训练之余,葛菲喜欢抽空逛商店买衣服,孙俊却最不愿逛商店。可是,葛菲一动员,他也跟着当“陪练”。不过他在店门口找个地方坐下,耐心地等待葛菲逛够了再一块走。

爱情使有几分莽撞的孙俊变得细腻起来,每次出国比赛都要给葛菲买衣服,但遗憾的是每次都不合身。有次好不容易合身了,颜色又太老气了,孙俊顺势说:“等过两年结婚穿就合适了。”说得葛菲脸都红了。

人们常说爱情就像感冒是藏不住的,可葛菲与孙俊的爱情却一直未被新闻界发现过,直到1999年5月在哥本哈根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上才初露风声。那次比赛,孙俊摘取了男单冠军,葛菲夺取女双冠军,赛后外国记者拉他俩在一起合影时,他俩脸都红了,因为在此之前他们竟然还未合过影。这时他们才向记者公布了他俩的恋情。顿时,闪光灯亮成一片,当今世界羽坛又出现一对惹人羡慕的冠军情侣。

悉尼奥运会后,这对羽坛情况因年龄已大,双双决定退役,并与南京大学取得联系,打算2002年入学。笔者采访结束时,祝愿他俩的大学生活更多些浪漫色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