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中超联赛第二阶段开赛还有两周的时间,对于各队球迷来说,最为期待的还是时隔两个多赛季后重新恢复的主客场制。在自己的城市、自己的体育场内观看主队的比赛,对于球迷们来说已经久违了。按中国足协的要求,各家俱乐部要在 7 月 20 日将自己所在城市能否举办的回复上报给中国足协。届时,中超联赛真正的主客场到底能恢复几成,将备受关注。

7 月初,中国足协正式宣布,从 2022 年 8 月 5 日开始的第二阶段中超赛事,将恢复主客场赛制。如果球队所在地政府部门同意恢复主场,而且该俱乐部在资金运营方面也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能正常进行主场比赛。如果俱乐部所在城市因疫情或其他原因无法主场作战,则全部改踢客场,或由中国足协选定一个赛区作为所有无主场球队的临时主场。

为了恢复主客场,在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结束之后,中足联筹备组派出了工作组,对部分俱乐部的场地进行了考察。目前,成都蓉城、武汉三镇、武汉长江、河南嵩山龙门、深圳、长春亚泰和山东泰山这七家俱乐部的场地都已通过考察,再加上承办了第一阶段赛事的梅州客家和大连人,已有半数俱乐部具备了恢复主客场的条件,待获得当地政府部门的同意后就能推进重开主场的事宜。

另外,京、津、沪三座城市也在运作主客场恢复事宜。北京国安俱乐部于 7 月 13 日联合北京市体育局在内的 20 余个市、区两级职能部门召开协调会,并在会上正式提出“以丰台体育中心体育场作为国安队主场进行本赛季中超联赛”的申请。与会各部门也在会上表达了各自看法,当地体育局也汇总了相关意见,并向上级部门提交了报告。和国安俱乐部进展相似的还有天津津门虎足球俱乐部。俱乐部与相关部门已经整理好了一整套方案材料,上报给了上级部门。目前处于等待结果的状态之中。至于上海两队,恢复主客场的希望不大,在上海周边地区找到一个新主场,或许是两队最好的选择。

当然,除满足举办主场比赛的客观条件之外,对于各俱乐部来说,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恢复主客场是否会增加运营支出。自 2020 年采取赛会制以来,中超各队完成中超联赛只需要负担往返赛区的路费和额外产生的费用,到达赛区后规定内的吃、住、训、赛等费用由中超公司统一支付,基本是“拎包入住”,各队所产生的参赛费用从中超分红中扣除,换言之,各队拿到的中超分红就可以覆盖支出。在 2020 年首次采取赛会制比赛时,中超公司为此花销约 2 亿,各俱乐部的住宿费可能就超过了 500 万,这也导致最终当赛季各队的中超分红只剩几百万。

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赛会制比赛也趋于常态化,办赛支出不断降低,各中超球队的花费也在逐步减少, 2021 赛季,各俱乐部分红回到了千万级别。今年以中超梅州赛区为例,承办中甲赛事时,每支球队一年的花销在 500 万左右。如今承办中超赛事之后,即便餐饮、安保等支出会提升,但住宿等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参赛费用也不会增加太多。

如果恢复主客场制,对于主场办赛的俱乐部来说,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租用体育场的费用问题。按照省会一级大型体育场的行情,租用一次的费用在 50 万左右。目前剩余的比赛按照 12 个主场计算,单是场租费保守估计也在 600 万元左右。另外,如果开放观众,安保等其他费用也不是小数目。当然,像山东泰山这样,因拥有济南奥体中心管理权的第一大股东济南文旅集团的入股,他们每场比赛的场地费用无疑会大大减少。此外,客场开销同样不少。按照 40 人团队,出行以飞机、高铁结合大巴为主,三天两晚的酒店房间为 25 间左右,再加上餐费等其他费用……虽然客场比赛的城市消费水平不尽相同,但每个客场的平均支出也会在 15 万元以上,12 个主场的支出将近 200 万元。所以恢复主客场,对于各俱乐部来说首先意味着支出增加。

所以从收支角度来看,俱乐部更愿意接受恢复主客场搭配适度开放观众入场观赛。虽然人数会受到限制,但如果以场均 8000 人,票价 50 元来计算, 12 个主场的门票收入也接近 500 万元,当然这其中还要减去票务公司等开支。总体来看,恢复主客场,在总支出上甚至更高且远没有赛会制比赛来得轻松,而开放看台则有助于降低成本。正因如此,中国足协表示,如果当地具备恢复主场条件而俱乐部资金有问题,足协可以先预支一部分分红资金。但是目前的情况是,仍有一半俱乐部存在欠薪问题,对于账面上本就不富裕的他们来说,如果有钱,首先要解决的是在 7 月 31 日之前按足协要求清偿欠薪从而避免被扣分,强行恢复主客场甚至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定会慎之又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